大家好,我是铁皮人SOOZY。不知道大家伙儿听说了没有,美国人可能也要玩不到《GTA 5》了——

近几个月美国芝加哥等地区的劫车案直线飙升,疫情期间人人口罩反倒给劫车的匪徒们提供了便利,芝加哥2020年一年的劫车案就创下了自2003年以来的17年新高,满城尽是劫车犯。

而更关键的问题在于,这些劫车犯里有一半以上都是未满18岁的青少年,他们小小年纪能做出这种犯罪行为肯定是受到了不良的影响与教唆——于是大人们又把矛头指向了以抢车“闻名”的GTA游戏。当地民主党众议员Marcus Evans Jr. 提出了全面禁止《GTA 5》等暴力游戏的法案,目前已经通过了美国众议院的初审,后续将交给规则委员会判定。

事实上,这早已不是GTA第一次为暴力犯罪事件背锅了。近年来每当美国发生校园枪击案,《使命召唤》、《真三国无双》(是的你没看错,就tm离谱)、《星际争霸3》等游戏就会被拉出来顶包,GTA作为暴力游戏代表,更免不了被反复兴师问罪。

“震惊!奥特曼都在罪恶都市里抢车了!”

据“专家”们说,80%以上的犯罪青少年都玩过GTA,所以应该全面封杀暴力游戏。照这么说,我建议美国政府禁止全国人民吃饭,因为毫无疑问,100%的犯罪青少年都吃饭,一定能从根本上解决未成年人违法犯罪问题

不过我们今儿不是来聊美国青少年犯罪的,而是来聊GTA这款游戏的。但我与这位众议院的意见一致,希望大家都别再买《GTA 5》这款游戏了——倒不是怕教唆犯罪,主要是要是大伙儿再买下去,咱们临死之前可能都玩不到《GTA 6》了。


2020年,

《GTA 5》更畅销

2020年6月的PS5游戏发布会上,所有人都在翘首期待与次时代主机一起到来的《GTA 6》,没想到一开场就是《GTA 5》那熟悉的身影:没想到吧,还是我三男一狗哒!

过去的GTA三部曲和现在的GTA三部曲

继续等吧,终于等到了特朗普下台,我可太高兴了,倒不是我关心美国政治,而是R星总裁Dan Houser曾经公开表示,自己不想在特朗普就任期间发售《GTA 6》,他觉得川普不配。

最大的“绊脚石”都已经扫除了,但R星那边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。看了眼售卖数据,明白了,敢情在发售7年之后,《GTA 5》卖得比原来更好了。

截至2020年9月,《GTA5》已经卖出了1.4亿份,减去Take-Two(R星母公司)2019年财报上公布的1.2亿份销量,也就是说9个月里就卖出了2000万套。Take-Two CEO表示,2020年是自游戏发售以来,2013年外销量最多的一年,也是《GTA Online》在线人数最多的一年——别忘了,这还没算上去年Epic免费送了一波《GTA 5》呢。

关于2020年《GTA 5》更加畅销了的原因众说纷纭,有人说是由于部分玩家在《GTA OL》中开挂被封号导致二次购买,有人说是由于疫情在家增加了游戏需求,还有种最有意思的解释是第一批玩家的光盘已经磨花了,所以需要买新的……

反正甭管到底是因为哪种原因,结果都是《GTA 5》还卖这么好,R星为什么要费劲开发新作呢。

三男,没有狗

游戏圈有一句名言:每卖出一份《GTA5》,《GTA6》就会晚出一天。

我按照一年365天简单算了一下,1.4亿份销量大概会让《GTA6》推迟384年,去掉已经过去的8年,我们大概只需要383年就能玩到《GTA 6》了!

让他们买!咱都特么别玩了!一起老死!


GTA 6   

真的要来了?

不过大善人R星似乎并不打算眼睁睁地看着全球玩家老死,2020年也是《GTA 6》的谍报消息传出最多的一年,而且其中的不少都有据可循,可以称得上是比较可靠。

根据B站up主@游戏指南针的消息汇总与分析,目前关于《GTA 6》的这些消息算是比较靠谱的:

1

GTA 6早在2012-2013年就已立项,2015年进行初步开发,2018年夏天开始全力开发,参考《荒野大镖客2》的8年之期,大概率在2021-2023年左右发售,两位R星游戏圈风评很好的著名爆料者Yan2295和Tez2提到应该是2022年,直接登陆次世代主机和PC平台。

2

按照外网泄出的R星“美洲计划”,《GTA 6》的故事将发生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玩家将是一位来自自由城的小伙子,以“罪恶都市”为主舞台,从街溜子逐渐成长为一代毒枭。在此期间,玩家会经历很长的时间跨越和建筑、车辆、潮流的变化,以及可以通过飞机来往于不同区域。以及,另一份爆料消息还称,《GTA 6》中将首次出现一位可用的女角色,虽然真实性还有待考量,但我先激动为敬。

推特上一位与R星合作制作音乐的用户爆料消息

GTA 5中的女角色Mod

3

《GTA 6》很可能实现R星将历代GTA城市融为一体的宏伟构想,打造一个包含洛圣都、自由城、圣安地列斯和“罪恶都市”的“GTA宇宙”——不过我就这么一说,你就这么一听,不要抱太高期待,毕竟《2077》都已经凉了一半了。

如果以上消息全部为真的话,那相信不止我一个人已经开始兴奋了。不仅可以不用等380多年,两年之内就能玩到《GTA 6》,而且主舞台还是“罪恶都市”——要知道,我们这一代人的GTA甚至电脑游戏的启蒙,就是这个“罪恶都市”啊。


中国玩家心中

最经典的GTA之作

讲一个冷知识:《Grand Theft Auto:Vice City》(侠盗猎车手:罪恶都市,以下简称“罪恶都市”或“Vice City”)其实最开始只是《GTA 3》的一个DLC,后来才独立发售成为一个游戏。


与之后的GTA作品《San Andreas》、《GTA 4》、《GTA 5》相比,《罪恶都市》只是系列中一个中规中矩的存在——但对于我们这一代中国玩家而言,它却是感情最深、最有情怀的一部作品。

拿我自己举例,《罪恶都市》是我玩到的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电脑游戏(三维弹球和蜘蛛纸牌不能算)。当时还在上小学的我被我爸送进隔壁网吧,一眼就看中了这个写着“侠盗猎车手”的美女图标

点开《Vice City》的那一刻起,我的世界星星都亮了。

主角Tommy老师,一身地摊货的底层小混混,不仅武器很菜,人还长得丑。

但是!街上看谁不爽就可以揍他!

甚至还可以打条子!

还可以开着坦克在街上横行霸道!

我觉得每个同龄的男人应该都能理解我当时受到的震撼,毕竟大概大伙儿都经历过一次。班上英语只考几分的同学,连3个字母的单词都记不下来,但“PANZER”这一串作弊码他可以倒背如流。


拜《Vice City》超高的自由度所赐,相信所有人都跟我一样,在刚玩的时候根本就是一通乱high,毕竟当时的英文剧情对于我们的水平来说也如同天书。管你什么任务啊NPC啊,秘籍一调代码一输,开着水上漂的坦克我就是天王老子,一玩能玩一天。

“罪恶都市”对于我们这代人的影响到底有多么深远?十几年过去了,现在你在百度上输入“罪恶都市”4个字,排在第一的自动联想依然是“罪恶都市秘籍”,下面仍然有无数的盗版资源。

《GTA 5》可以在8年之后仍然畅销,但2002年的《罪恶都市》发售至今将近20年过去了,“罪恶都市”永远金鼓连天。

而事实上,我是直到20多岁才再次认真游玩《罪恶都市》的,那时才知道了这一作的故事剧情:游戏的主角Tommy在坐牢15年后被老大桑尼·弗雷利照顾安排去了“罪恶都市”,后来认识了律师好朋友肯·卢森伯格和好兄弟兰斯·万斯,大伙儿一起干坏事,逐渐成为了这座“罪恶都市”的王者。

但后来你才发现,自己当初是被老大桑尼陷害入狱的,他不仅盯上了你在罪恶之城的宝座,还收买了你的好兄弟Lance。你能怎么办?他们想害死你,你只有亲手杀死他们。在亲手杀掉自己的好兄弟Lance后,Tommy独自一人坐在台阶上低下了头。你战胜了仇人,手刃了叛徒,赢得了一切,最后却只剩孤身一人。

这便是《罪恶都市》的游戏故事,来源于剧集《迈阿密风云》和电影《疤面煞星》。提到这你应该就想起来了,Tommy的决战场景与《疤面煞星》中的蒙大拿的别墅枪战相似,只不过Tommy活了下来,而蒙大拿没有。

1983年电影《疤面煞星》剧照

当然,受《罪恶都市》这一代GTA影响的不只是我们,外国同龄人们也同样对它青睐有加。

打开Spotify搜索“Vice City”,你可以发现有几十首歌曲都是以这个传奇游戏所命名的。而其中最为出名的,则是XXXTentacion的《Vice City》,他生前也是个狂热的罪恶都市爱好者,还曾以罪恶都市的游戏截图来做单曲封面。

《罪恶都市》也是许多我们这代人对于欧美音乐的启蒙。在周围同学只知道华语四天王的时候,我们已经听上了James Brown、Public Enemy、2Pac、Dr Dre、Boyz II Men…

说完了《罪恶都市》哪里好哪里有情怀,回到一开始的话题,GTA游戏对于青少年的影响。

那么,对于从小就开始玩《罪恶都市》的我们来说,它产生了什么不良印象吗?

当然,它带来了很不好的影响,它让我们过早地认识到了这个世界残酷的现实。

小时候我们一直以为,世界就像《罪恶都市》的作弊码一样,生活很简单,万事不用多想,没有什么是一把武器不能解决的,如果不行,就调辆坦克出来,死了大不了重来嘛。

但当我们逐渐长大,也玩懂了《罪恶都市》的故事剧情,这才发现,即使是在如此荒谬的地方,钱也是一切的源动力;即使是生死之交,在利益面前也会选择背叛。

毕竟,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,Every city is Vice City。🤖

撰文 / 孙奕然

排版 / 16sister

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 SOOZY塑最